有拆有逆有拉郎,懒癌晚期产量低。
不擅长回复请见谅。
谢绝转载。

周翔,如鱼得水水到渠成诚心诚意意外惊喜

孙翔觉得他好像网恋了。
对象是前段时间他在网游里勾搭到的绑定奶。
据他两个星期的观察来看,对方线下是一个声音好听,有颜有钱,脾气很好的,男生。
天然弯的孙翔当即拍板向这位性别为男的天使发出了面基邀请,理由是“我们好像离得挺近的”。
噢,他这个情商让他看起来像个钢铁直男。
为了符合他们的网友关系,孙翔决定约他在网吧见面。
但是绑定奶同志收到地址后沉默了很久,孙翔还以为他要被拒绝了,于是连忙补上一句:“要不你挑地方也行,我都可以。”
没想到对方语出惊人:“这个网吧在我家对面。要不直接来我家?”
孙翔震惊地盯着这两句话直到把每个字都看得不认识了,才呆滞地敲下一个“好的”。
不是,这人对网友这么放心的吗?虽然说都是男的...

昊翔,说书人

去年写的

城里有个大茶楼,茶楼里有个很有名气的说书人,叫唐昊。
谁也不知道他怎么,又是为了什么来到这个并不繁华的城镇的,不过他生得讨人喜欢,嘴皮子又巧,说的故事都是些大家喜欢听的,一来二去便整个城的人都熟悉了他。
他的听众里最雷打不动的一位便是那大户人家——孙家的小少爷孙翔了。
尽管因为家族原因,小小的孙翔每天都会被安排各种各样的学习任务,但他也还是很喜欢在每天空闲的时候屁颠屁颠地跑去听他说书,直到晚上明月高照,听众散尽,小孙翔才不情不愿地被唐昊赶回了家。
某天孙翔突发奇想:“唐叔叔!我把你买回家天天给我说书好不好?”
唐昊摇头:“我可贵着呢。”
小孙翔撇嘴:“那你可不许卖给别人啊,等少爷我长大了,赚大...

周翔,查无此人

@花亦零_zero 生日快乐

孙翔一觉醒来,发现周泽楷消失了。
是真正意义上的“消失”。
双人床的另一边整整齐齐,卫浴里只有他的杯子牙刷毛巾,衣柜里只剩他自己五颜六色的衣服,阳台的晾衣杆上空了一半,客厅厨房书房整个公寓里各个地方都少了一些小物件——都是周泽楷一时兴起买回来的,或者是周泽楷喜欢的——和他有关的一切都消失了。
就好像一直都只有孙翔一个人生活在这个空间里一样,像“周泽楷”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存在过一样。
孙翔茫然了很久,才想起打电话给别人确认一下。
万一只是一次大型恶作剧呢?孙翔乐观地想,虽然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喂,小孙,找我有事吗?”熟悉的副队的声音让孙翔安心不少。
“江副,周泽楷呢?”...

磊白,rain stops,goodbye

即兴摸鱼
链接评论

我也母鸡有没有后续

磊白,事在人为

。灵感来源是逸站的糖点分析
测验的时候忙里偷闲 写的有点仓促 

人们常说,梦是对愿望的满足,是一种幻觉体验。
这体验也太真实了吧。白敬亭下意识地摩挲自己的嘴唇,梦里被某个人突袭的感觉还依稀可辨。
今天是去拍明侦第三季的第一天,节目组说吴磊和张若昀会来,让他们悠着点儿,别再像第二季开始一样每次都投新人了。
吴磊啊……白敬亭又开始摸自己嘴巴,在把口红摸没之前被吓到停手了。
“白哥!在想什么呢?”
果然是他。白敬亭有点头疼,这才刚梦完不久呢就碰上正主,换谁都尬啊。
“想你。”白敬亭嘴一瓢就脱口而出了,在吴磊反应过来之前补上,“想怎么把你坑进笼子里。”
“白哥你也太小瞧我了。”吴磊勾着他的脖子,半个身子...

敦芥,日入

感情线接上篇

敦芥,日出


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吵架了。
不如说是中岛敦单方面冲他抱怨,芥川龙之介懒得回应而陷入了冷战。
原因是芥川龙之介好几次都扔下他一个人去完成双人合作任务。
中岛敦担心他的安危,像个老妈子似的念他。
对此芥川龙之介的态度是:“我有能力一个人完成为什么要和别人一起?”
中岛敦脑子一浑打了他一拳,冲他吼:“既然觉得我弱就别和我组成新双黑啊!解散算了!”
“……随你。”芥川龙之介罕见的没有反击,瞥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然后他们就冷战了半个月。
中岛敦觉得自己之前喜欢芥川龙之介的心情简直像个笑话,还白白浪费了初吻。

黑色的利刃刮过一个又一个人的咽喉,像死神的镰刀般,携着浓烈的杀意席卷这一...

昊翔,天作之合


架空伪西幻
无论如何都睡不着的精神衰弱患者昊昊x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睡着的睡美人症患者翔翔
@陆判 的新年礼物!!
判判新年快乐!!想说的都在空间里辣!希望能喜欢!qrqqqq

“唐昊,我觉得我要睡着了。”
唐昊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庞然大物就倒在了他的背上,压得他踉跄往前了几步。
“你每次就不能向后倒在地上吗非要压到我背上知不知道自己有多重……”碎碎念的唐昊想着反正孙翔睡死了也听不到,干脆就放开了骂,一边骂一边把口中“有一头野生豪猪那么重”的孙翔轻松抱上了马车。
回到旅店的时候唐昊在心里跟自己下注孙翔这次要睡多久他们的行程又要被拖长多久,又一想反正孙翔的家族有的是钱让他们挥霍,随即就释然了,当玩具似的掐掐...

头疼

就像脑子里住了许多个小人,他们的头头觉得你的脑内环境非常适合居住,于是要对你的头骨进行改造。
首先是挖地基。这一步很简单,所有小人都拿着锄头铲子钻孔机同时工作,你会觉得头疼欲裂,并且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而小人们正在为自己的辛勤劳动感到自豪。他们挖好地基后清空里面的骨髓,然后填土,准备放上钢筋。
钢筋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另一个地方的骨头,但是于他们而言那么小小一条也是很重的,于是会有一批小人专门负责运送这一条钢筋,其他小人则在原地待命。这时候你会觉得好多了,想着也许不会再疼了,便放下心戴上耳机工作,或者调整刚才因为头疼而有些不雅的坐姿,正在你放松的时候,那些运送“钢筋”的小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待命的小人...

你x中原中也,有事中也干,没事干中也

感觉被中也干不带感
于是撸了个女体x中也自己爽
链接评论

敦芥,日出

感情线接上篇  

敦芥,夜半


武装侦探社的新星,中岛敦和港口黑手党让人闻风丧胆的“无心之犬”,芥川龙之介,正面对面坐在酒店的床上相对无言。
芥川龙之介身上只穿着一件浴袍,整个人缩在白色的被子里,活脱脱一个被人非礼的少女样,盯着中岛敦不发一语。
“……你别看着我啊。”
中岛敦今天第无数次后悔和侦探社的前辈们来海边看日出。
在他的认知里,一群人看日出的场景就应该只是谈谈人生聊聊理想,在极其和谐又温暖的氛围中迎来绝美的日出时刻——然而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敦君,我们来比赛扔石头吧!”宫泽贤治非常真诚地邀请他,被他更为真诚地拒绝了。
江户川乱步则是在推理一只螃蟹的死因,而与谢野晶子在尝...

1 / 9

© 路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