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拆有逆有拉郎,懒癌晚期产量低。
不擅长回复请见谅。
谢绝转载。

[全职周翔]潜移默化.上

私设有  OOC

手被夹了好疼

祝食用愉快

——————————————————————————

上.

“周泽楷,”孙翔意识放空,但他还是清楚地听见自己说,“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呗?”

周泽楷有些愕然。

虽说不擅长说话的人都善于思考,但他一时之间也无法理解为什么面前的孙·新队友·翔刚来轮回一周就跑来和他求交往。

周·脸帝·枪王·好队长·泽楷认真地思考着要是他拒绝了孙翔会不会影响到以后对内的合作。

孙翔本来是想屏住呼吸等周泽楷的答复的,但看着周泽楷这头脑风暴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的样子,怕把自己憋死,于是干脆掏出手机倚在门框上刷微博。

反正他堵着人门口呢,也不怕他周泽楷跑到哪儿去。

“小孙?小周?”江波涛一脸疑惑地走过来,“你们俩杵这儿干嘛呢?”

孙翔冷不丁被他吓了一跳,连忙摆手:“什什什什么都没干!周泽楷你慢慢考虑啊我先回去了!”

一声关门的巨响把周泽楷的魂儿给扯回来了,神游天外的他暂时还无法理解为什么孙翔突然矮了一截,还换了个脸。

这个世界真奇妙x

“咳咳,”江波涛看了看一脸呆萌的周泽楷,下巴朝孙翔的宿舍抬了抬,“你刚才和孙翔干嘛呢?”

“他和我……告白。”周泽楷炸了眨眼,“不要说。”

江波涛神情严肃地点头:“我不会说出去的。”

 

“告白!?”

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喊道,然后被江波涛一人甩了一个眼刀。

“虽然队长的确帅得人神共愤是没错……”“就算有女神也要痴汉队长”星人杜明喃喃着。

“但是我们在轮回这么久……”轮回痴汉小分队队员吴启沉思着。

“也没有变成基佬的倾向啊。”震惊得生活不能自理的吕泊远总结道。

“我说你们小声点!”江波涛把食指竖在嘴前,“小周不让我说的。”

“诶我说,孙翔会不会是为了咱们队长才转会的啊?”

“细思恐极。”

“等等,江副你和我们说有什么用啊?”

“送助攻呗。”江波涛本来还想说说详细的计划,但他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阴凉的风拂过。

他在其他三人惊恐的目光下转头。

“江,出去。”

江波涛在一行人“你保重党和人民会记住你的功劳的安息吧”的目光中被周泽楷拖出了食堂。

噢那些目光中还夹杂着孙翔意味深长的凝视。

 

孙·没头脑·翔最近很不高兴。

自从那天他堵门告白以来,他和周泽楷之间的距离就像被无限放大了一样。

本来只隔着两三个人的座位像是有十万八千里远;每当有他们俩共同参加的集体活动时周泽楷总是走的最早的那个;甚至本来就寡言的周泽楷碰上孙翔连敷衍都懒得几句。

身为送助攻小分队里和孙翔关系最好的一个,杜明对于整天薅头发快把自己抓成光头的孙翔也感到有些于心不忍,在训练的间隙悄悄给他提供了一个情报:“队长喜欢喝xx牌的牛奶。”

孙翔两眼放光,如获圣旨,连忙回了一条“改天请你吃饭”就一溜烟跑出去买牛奶了。

 

晚上九点半,孙翔像是个第一次给人上门特殊服务的公关一样猥琐地站在周泽楷房门外,手里的牛奶都快被他捂热了。

啧,想当年追我翔哥的妹子那么多,现在居然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追个周泽楷都要这么麻烦。

孙翔边自我吐槽边轻轻地敲了门。

或许是这敲门的力道太轻,并没有周泽楷印象中那种“开门我来查房的乖乖站好!”的气势,天真的枪王就这么毫无防备地开了门。

然后他以极其过硬的战术意识用十分强硬的力道把孙翔的手腕夹在了硬度十分之大的门框和门板之间。

一阵诡异的寂静过后,自孙翔口中发出的犹如杀猪般的哀嚎传遍了轮回宿舍的大楼。

周泽楷很有先见之明地捂住了耳朵,在其他好事人员出门查看之前把孙翔捞过来,连拖带拽地把他扯进了自己房里。

行动力第一的江副队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孙翔最后挣扎的身影,决定好好睡一觉当作什么都没看到。

 

孙翔坐在周泽楷的床上,房间里都是周泽楷的味道,而周泽楷坐在他的身边略有些紧张地握着他的手。

等周泽楷主动找话题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孙翔举了举那杯自己拿命护着的牛奶:“喝吗?”

周泽楷顿时眼睛一亮,手上揉捏的力道不由得加重了些。

孙翔触电似的收回手,心里头想着“我这辈子都不要洗手了”,嘴上却抱怨着:“我靠周泽楷你是嫌你刚才夹得不够狠是吧?”

“很疼?”

本来想要吐槽“是啊疼死了我要是废了不能打荣耀了你养我呗”的孙翔一抬头看见周泽楷关切的眼神,顿时觉得心漏跳了已拍,别过头嘟囔:“还行。”

“牛奶,谢谢。”

“你喜欢就行!我先回去了!”

“等等。”

“干嘛?”

“手,上药。”

周泽楷走过来,抬起他受伤的那只手仔细查看,刚才背门夹到的地方已经肿起了一圈,稍稍一碰都能听到孙翔轻微的抽气声。

看来这几天没法参加训练了。

周·好队长·泽楷心怀愧疚,轻轻地在那圈红肿上亲了一口。

孙翔愣了。

上天终于看到他的努力要给他发糖了吗!?

 

夹手事件很快就过去了,但周泽楷感觉自己对孙翔仍是有那么一点歉意。

尤其是在听到杜明吐槽说“还好二翔诶有下意识地把头伸进去”时,心里的歉意和另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又在胸口处横冲直撞。

于是在某天,送助攻小分队全员出门去浪的时候,周泽楷对孙翔发出了邀请。

“吃饭?我不饿。”

“……道歉。”

“我心领了,再说我的手早就好了你还道个什么歉呢。”孙翔摆摆手,下意识地又薅了薅头发。

周泽楷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便问道:“不高兴?”

“心烦。”孙翔干脆侧身让周泽楷俯过身来,指着屏幕上暂停的界面,“过几天还要和兴欣打,我不想……”

输给叶修那家伙。

周泽楷当然知道他那点儿小心思,握住了他放在鼠标上的手拖拽着进度条陪他看。

虽然有些分析过于精简,以孙翔的智商暂时还无法理解就是了x

孙翔感受着周泽楷细长的手指压在自己的指缝间小幅度地蹭动着,感觉自己耳根烫的像是要融化了一样。

暂时还算清醒的一部分意识想把手抽出来让分泌过多过快的肾上腺素消退一些,但又贪恋着温暖细腻的触感不愿分开。

“孙翔。”

已然进入痴汉模式的孙翔没注意到周泽楷已经停止了分析,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啊?”

“你没在听。”十分肯定的语气。

孙翔顿时感觉像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事一样,低着头不说话。

周泽楷见他这幅委屈中夹杂着一点孩子的模样,不由得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别摸我头,会长不高的!”虽然是战队最高但是还是经常被调戏的孙翔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叫出来了。

周泽楷忍不住笑了起来,按着他头的力道又加重了些:“你比我高。”

而孙翔只是看着他笑,结结巴巴地提议:“既然看不下去,要不咱们出去买牛奶吧?我那儿没多少了。”

“嗯。”周泽楷的魔爪终于离开了他的头,笑的好像更开心了点。

孙翔想起他以前背过的一句诗。

一起红尘枪王笑,无人知是牛奶来。

好像原句不是这个?

管他呢。

-TBC.

评论
热度(43)

© 路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