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拆有逆有拉郎,懒癌晚期产量低。
不擅长回复请见谅。
谢绝转载。

[全职昊翔]不良情侣三十题25-30

架空高中paro

虽然很短但是…明天考试我就发上来积积德吧x

祝食用愉快

————————————————————————————————————

25.能揍死你的只有我

“你又干嘛去了?”唐昊皱着眉看着孙翔赤裸的躯体上新添的伤痕。

“这不是很明显嘛,干架啊。”

唐昊眼角抽了抽,手上擦药的力道加重了些:“你很闲啊?”

“轻点轻点……这不是放假了无聊嘛。”

孙翔眯着眼,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唐昊侧头咬上他的颈侧,舌尖一遍遍刮过那块带着些微咸味的皮肤。

“你干嘛……好痒……”

唐昊又咬了一会儿才放开了他,看着那颗显眼的红印子不着边际地说:“以后少打架。”

“凭什么啊,你自己不也经常去。”孙翔瞪他。

“你在再打架我就揍你。”

“谁揍谁还不一定呢!”

“或者说干死你。”

“谁干谁……”下意识顶嘴的孙翔说到一半戛然而止——好像一直以来被干的都是他!?

26.发现的时候两个人都早已是中二病晚期

“二翔,你以后想干嘛啊?”

“玩游戏,当职业选手,然后赢好几个冠军!”

“你就吹吧你。”唐昊看着他电脑屏幕上“角色已死亡”的提示鄙视道。

“嘁,那你呢?”

“收好几个小弟,一统L中,人人见我都要叫一声昊哥!”

“噗嗤——”孙翔刚喝下去的水喷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你还是初中二年级的幼稚鬼吗!?下一步是不是要称霸S市控制宇宙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可不觉得一个跑了几十次尸体的中二病能当职业选手!”

“你个中二病晚期有什么资格说我!我只是在隐藏实力!”

……中二病晚期的到底是谁啊?

27.谁收的保护费少谁洗碗

“我吃完了。”

“我也是。”

唐昊和孙翔面对面坐着,面前的餐桌上有两个空荡荡的碗和沾着油污的碟子。

十多分钟后,唐昊开口了,内容十分简洁明了:“你去洗碗。”

“我靠凭什么?”

“我已经洗了三天了。”

孙翔撇撇嘴,十分不高兴地收拾着碗筷。

他动作一顿,忽然想到了什么,叫道:“等等!说好的谁收的保护费少谁洗碗呢!?”

“哦。”唐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着孙翔伸出手,“喂,收保护费了。”

“谁要你保……唔!”

唐昊吻完,气定神闲地站在一旁:“给不给?”

孙翔很不服地掏出钱包递给他:“我给行了吧!你买菜去!”

28.帮你揍了

“你们认识唐昊吗?”

“啊?你说那个不知好歹敢放倒我们老大的小子?”

“对。”孙翔握了握拳,“既然认识就好办了。过来,我有事找你们谈谈。”

虽然孙翔一看就是来找茬的,但那群小混混仗着自己人多,便跟着他到了一处较为隐蔽的角落里。

孙翔看都没看人,一拳挥出去之后不出意外地听到一声肉体碰撞的闷响。

“你小子来找茬的!?”“找打是吧!?”

被他打中的正好是那群小混混的头目,他蹬视着孙翔道:“小子,你新来的?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知道你打伤了唐昊。”孙翔向后退了一步,歧视丝毫不弱地看着他。

“你是他兄弟?”

“差不多。”孙翔看了看几个摩拳擦掌的人,心里却出奇的冷静,“有种你们就上吧。”

29.-别跟着我! -小样儿,又被条子追了?

警车的鸣笛声渐渐逼近,乱成一团的少年们顿作鸟兽散。

孙翔跟着几个凑热闹的人趁乱跑到了街上,回头一看发现居然还有一个警察跟着他。

警察小哥你有点面熟啊??

孙翔有点愣,放慢了脚步思考着自己是不是认识这么一号人。

那警察还以为他乖乖就范了,立马加快了脚步想要追上来。

却没想到小巷里突然钻出一个光头[划掉]伸出一条腿把他绊了个狗吃屎,只能看着刚冒出来那人拉着有些愣神的少年扬长而去。

“你傻啊!?被条子追还站着不动,要不是我你现在就在局子了!”担心还有追兵,唐昊拉着孙翔一刻不停地跑着。

“嘁。”孙翔一无法反驳就这样。

唐昊见他没炸毛,自讨了个没趣,也不再说话,拉着他跑到了之前孙翔说过的小山坡上。

30.伤痕累累却紧扣的双手

“对了,我还没问你,你去B中干嘛?”唐昊握着孙翔的手还是没放开。

“……没干嘛。”孙翔偏过头,耳根有些红。

“没干嘛条子会追你?”

“我说没干嘛就是什么都没干!”耳根红透了。

“是不是上次打我的B中那些人?”唐昊表示他真的只是猜测。

孙翔没带脑子——或者说根本没脑子——地回了一句:“你怎么知道!?”

“还真是?”唐昊乐了,不过很快又瞪他,“你是不是真傻?一个人单挑他们?”

“我靠我帮你报仇你还骂我傻!!?”孙翔下意识地想挥手打他,却发觉自己的手还被唐昊紧紧握着,“你干嘛!放开!”

“我就不放。”唐昊出其不意地抓住了他另一只手。

现在两人面对面站着,其中一个还面红耳赤——虽然那是气的,但这一看就是野战的前奏。

孙翔还在煞风景地想要挣开唐昊的手,不过他的动作很快就停了下来。

——唐昊凑近他,靠在他的耳边说道:“孙翔,我喜欢你。”

远处的残阳挂在山头,暖色的光给人和景披了一层模糊的纱。山间的冷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鸟儿嘤嘤成韵,衣着单薄的少年在树丛和灌木间紧紧相拥,驱散了若有若无的寒冷寂寥。

“……我也是。”

“你说什么?”

“我说——傻——逼——唐——昊——,我喜欢你!”

-END

评论
热度(58)

© 路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