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拆有逆有拉郎,懒癌晚期产量低。
不擅长回复请见谅。
谢绝转载。

周翔,打电话

以此来祭奠lo主失去的手机
顺便 用pad码字其实我是拒绝的 但是妹妹在用电脑x
祝食用愉快
—————————————————————————————————————
1.
周泽楷和孙翔打电话总是特别简洁特别快速。
原因如下:
“周泽楷!"
“嗯。”
“算了我挂了。”
留下周泽楷一脸“?”地看着手机。
但是吧,人类的适应性是很强大的。
久而久之,周泽楷学会了……说两个字。
“周泽楷!”
“什么?”
“……”孙翔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提示都不说就挂了电话。
周泽楷更是一脸莫名地在食堂里看着离他只有两个座位远的孙翔。
他开始认真思考起论坛里说“孙翔脑子有问题”的消息的可信度了。

2.
孙翔不是基佬。
孙翔不是基佬。
孙翔不是基佬。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可是没人说过重说三的内容一定是真的。
于是浑然不知自己被心上人误认为“脑子有问题”的孙翔同学还是每天都在纠结。
“周泽楷!”
“嗯?”
我喜欢你!
会不会太唐突了啊?
“算了我挂了。”

“周泽楷!”
“什么?”
孙翔看了看左手边一边吃饭一边接他电话的周泽楷,突然有点心虚,手一抖挂了电话。
所以说,我们的习习小公举,只是害羞而已。
也许。

3.
周泽楷觉得最近的孙翔不太正常,具体表现为,
穿的衣服经常皱巴巴地赛在队服里面,见到他的时候都是幽魂一样地飘过,荣耀里虎虎生风威猛无比然而现实里的死鱼眼快赶得上他某个叶姓敌人了。
周泽楷觉得这样不行,于是他十分难得十分罕见的,推开了夜晚的孙翔的房门。
孙翔坐在书桌前,好像在看着什么,时不时发出杠铃般的笑声。
“孙翔?”周泽楷小小声地叫了一句。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孙翔。”周泽楷看孙翔右手的位置,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声音大了一些。
被吓到的孙翔十分自然地挥出了手中的纸片。
然后十分不自然地慌慌张张地手忙脚乱地收起了桌上更多同样大小的纸片。
于是更多的纸片在房间里飞了起来。
纸片:“I can flyyyyyyyyyyyy!”
周泽楷默默无语,然后他在纸片中,看到了,自己。
手速超越常人的周泽楷选手快很准地抓到了那一张纸片,哦不,准确来说是照片。
哦。
周泽楷看了看地上一堆正面的反面的照片,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孙翔没说话,重新收拾好照片,把他推了出去。

4.
江波涛觉得最近周泽楷也被孙翔带得不对劲了。
没有具体表现。
就是特别,十分,非常不对劲。
“小周,你和孙翔怎么了?”
周泽楷摇摇头,走了。
“小孙,你和小周怎么了?”
孙翔摇摇头,继续练习。
江波涛开始思考起“脑子有病是不是会传染”这个哲学的问题了。

5.
孙翔已经一个星期没给周泽楷打电话了。
放在之前,周泽楷觉得很正常。
也许习习小公举只是恶作剧玩累了呢。
但是现在他不这么想。
他现在觉得习习小公举大概是玻璃心了。
但是他没有502也没有江波涛那样的口才,只能留着他和孙翔的关系一天天地僵化。
好队长周泽楷绝不能容忍事情就这么僵持恶化。
于是他拨出了第一通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第二通电话,周泽楷站在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第三通电话,周泽楷拉开了自己的房门。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第四通电话,周泽楷站在了孙翔的房门前,手里拿着不知从何而来的钥匙。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钥匙插进锁孔,“咔嗒”。
周泽楷看到了孙翔。

6.
具体一点说,是睡着的孙翔。
周泽楷看向他身边躺着的手机,拿去充了电。
期间他收拾了路上的袜子外裤杂志笔记报纸和几张被撕开的他的照片。
看着一张撕到了脸的照片,周泽楷觉得有点疼。
然后他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孙翔睡得跟死狗一样的。
呼吸均匀。
周泽楷顿时就觉得心好累。

7.
经过一个星期的调整,孙翔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周泽楷都还没什么表示呢,他就这么神经兮兮的,有点不太好。
于是孙翔一路小跑上前拍了一下周泽楷的肩:“周泽楷,早上好啊!”
“好。”日你妈手劲儿真大。
周泽楷回以他一个微笑。
孙翔顿时就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星期的心理建设,瞬间就Boom Shakalaka了。
周泽楷则是觉得,这小祖宗终于正常了。

8.
又到了统一检查粉丝来件的时候。
死不要脸和周泽楷混熟的孙翔有事没事就往他房间跑,看到一堆粉红色的蓝色的白色的紫色的彩色的情书他瞬间就有点不太好。
心上人快成国民老公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孙翔问:“每封你都会看啊?”
“嗯。”
“不累吗?”
“粉丝的心意。”周泽楷笑。
“哦那你加油。”
孙翔回到了房间里,拿出笔和纸,写下了情书的第一行字。
等他写完,去到周泽楷的房间里的时候,他已经快看完了。
心上人揉眼睛的样子惹人犯罪我要不要霸王硬上弓,在线等,急。
“刚才他们给我这个说是漏下来的,给你。”
“好。”

9.
借由粉丝信件的理由,孙翔交出了人生中第一封给一个男人的情书。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但是另一方面,孙翔又十分的不高兴。
情敌好多。
于是他拨通了周泽楷的电话。
“周泽楷。”
“嗯?”
“周泽楷。”
“呃。”
“周泽楷。”
“怎么了?”
“我喜欢你。”
手机被扔到了一边。
第二天是周六,孙翔睡了个好觉。
好到他差点就忘了他和周泽楷告白的事。
都说了是差点,那就是还记得。
周泽楷好像什么都没说。
傻逼你忘了你把手机扔在床上了吗。

10.
电话响了。
孙翔看了看来电人姓名,手抖了抖,接听。
“孙翔。”
“嗯?”
“孙翔。”
“你要说什么?”
“孙翔。”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啊,房门被敲响了。
孙翔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下床去开门。
“咔嗒”。
孙翔看到了周泽楷。

11.
“我也是。”

12.
孙翔的第一反应是,你是什么是?大中午的发什么神经?
第二反应是,面对面还打电话,你这么壕你爸妈知道吗?
第三反……
周泽楷亲了他一口。

13.
现在的孙翔,就像是被泼了一桶水的电脑主机,BOOM!
维修工周师傅表示不要急,我来。
于是被修好的孙主机和周师傅坐在了床上。
“…呃?”
周师傅表示这是短期后遗症,过一会儿就好了。
孙主机摸了摸自己的嘴,又摸了摸周师傅的嘴。
周师傅又给孙主机泼了桶水。

14.
哦,这篇文我看过,后来那个孙主机的拟人孙翔和周师傅的后代周泽楷在一起了。

评论(2)
热度(49)

© 路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