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拆有逆有拉郎,懒癌晚期产量低。
不擅长回复请见谅。
谢绝转载。

周翔,Amber

小周生日快乐

看的时候请记住这是小周的视角

小周的视角

小,周,的,视,角

1.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那双眼睛时,是越云进入季后赛的第一轮。

比赛结束后的现场采访,在游戏里强势的新人站在一堆长枪短炮前有些不知所措,却又遮掩不住那股傲气逼人的神采。

官方的直播镜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给了他一个长达三秒的特写。

那种掩饰不住的骄傲明亮的眼神直直地撞进了他的心里。

那时的周泽楷还没有被封为荣耀第一人,带着轮回战队兢兢业业地在赛场上慢慢前进,场下经常发呆,很少与人交流。

这一刻他突然很想认识这个人。

像是两颗琥珀嵌在了深邃的眼窝里一样,晶莹明亮,反射的光芒闪得他移不开眼。

有这么好看的眼睛的人,一定也是个很好的人吧。周泽楷暗自想着。

2.

第八赛季末,有人欢喜有人愁,喜的是轮回夺得新科冠军,队长被封为新荣耀第一人,愁的是状况愈下的嘉世无缘季后赛。

周泽楷并不相信外界孙翔不好的论调,嘉世内部的崩塌瓦解大部分职业选手都看得出来。但碍于他轮回队长的身份,并不好发表自己的意见。

要是自己是个透明小粉丝就好了,能在一轮又一轮的黑粉和亲妈粉的口水战中出一份力。

不过周泽楷很快就舍弃了这个想法。

只是小粉丝的话,就没办法和他在赛场上相遇了。

也无法和他并肩作战。

周泽楷第一次认真地观察孙翔,是见到他在轮回经理的办公室里洽谈转会事宜。

孙翔没有坐下,笔直地站着,身高腿长的,普通白T休闲裤配在他身上也甚是帅气,头发横七竖八地翘着,不知是造型还是懒得打理,眼睛似是没有焦距地盯着手中的合同。

轮回出价很高,但他自己也知道,大部分只是为了买下一叶之秋而已,他孙翔不过是个捆绑产物。

周泽楷当了一会儿迷弟便回过了神,抬头只见孙翔手里攥着几张合同站在面前,艰难地开口,声音干涩嘶哑:“队长好,以后请多关照。”

周泽楷嗯了一声,突然无比心疼这个一路磕磕绊绊大小挫折不断的人。

如果可以,他真想亲手擦去蒙在琥珀上的那层阴霾。

而最终他也只是拍了拍他的肩:“加油。”

3.

孙翔来到轮回后磨合得很顺利,状态恢复得很快,团队也融入得很好,但周泽楷却很少看到他有开心的时候。

训练时杜明凑到孙翔旁边问:“翔翔,你觉得你和队长谁更帅?”

“别老拿我和周泽楷比行不行!?”

孙翔吼完才发现太大声了,整个训练室的人都朝他看了过来。

他面色尴尬地看了一眼周泽楷,赶忙戴上耳机掩耳盗铃般继续训练。

周泽楷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片刻后右下角的QQ闪了起来。

一叶之秋

别看了!你帅行了吧!

一枪穿云

……不是这个意思。

一叶之秋

你想说什么?队长不用训练的吗?

一枪穿云

你不高兴?

一叶之秋

要你管!

周泽楷实在是拿他这种性格没辙,看了一眼满脸写着“我不开心”的孙翔。

真好懂啊。

这样直率又骄傲的性格,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保护,看不得他受一丁点儿的挫折。

4.

比赛和采访交替的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周泽楷发现了一个小秘密。

去客场比赛的途中,他喜欢坐在车上靠窗的位置,孙翔就坐在他旁边,在某次他被车窗磕到头而痛呼的时候,孙翔毫无预兆地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周泽楷只犹豫了一会儿便把头叠在了其上。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孙翔经常坐在他的对面,嘴里应着他身边的队员们的调侃,眼睛却一刻不离地看着他,周泽楷一抬头又只能看到他的头顶,再低下头,又能感受到那股毫不掩饰的视线,于是又抬头,周而复始,乐此不疲,像是情人间调情的游戏。

每一个训练的时间段,两人因为需要战术配合坐得最近,时不时手肘碰了一下,脚与脚撞了一下,眼神交汇,心照不宣。

在下结论之前要先实践证明。

被推开的时候,周泽楷的心往下沉了沉。

孙翔的神情在昏暗的灯光下模糊难辨,分不清是厌恶还是惊诧,或许两者都有。

“让我想想。”他说。

周泽楷很明事理,点了点头,神色如常:“晚安。”

“晚安……队长。”久违的称呼。

心一瞬间沉下了湖底,再也浮不上来,窒息而死。

5.

这一想,想到了第十赛季,想到了世界邀请赛,想到了退役。

想到了他发来请帖的一天。

周泽楷早知道孙翔根本不会去考虑,那已经是他能说出的最委婉的拒绝了。

他不过是想等他说出口,清楚地。

经过岁月的磨砺,周泽楷越发沉稳内敛,同样的,孙翔也被磨去了那些扎人的尖刺,自信地微笑着站在有些羞涩的新娘旁边,旁人看去简直是天造地设,天生一对。

只不过这个“旁人”里并不包括周泽楷罢了。

他中午注意到站在窗边的周泽楷,低头对妻子说了什么之后便独自走了过来。

“新婚快乐。”周泽楷抢他一步先开了口,猝不及防地被孙翔大张着双臂来了个兄弟之情久别重逢甚是想念意味的拥抱。

周泽楷只惊愕了片刻,很快就明白过来,伸手回抱了他。

“好久不见啊,你去哪儿玩了?”孙翔很快就放开了他。

“G国。”

“江副他们来了没?”

“嗯。”周泽楷想了想,补充道,“帮我接人去了。”

“接谁啊?”

“男朋友。”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孙翔有些不自然地拍了拍他的肩:“不错啊。”

周泽楷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默默地看着他。

“队长!”救星。

当年轮回战队的一行人一股脑儿地朝人群中最显眼的周泽楷走了过来。

和一个孙翔觉得挺面熟的陌生人。

“孙先生,新婚快乐。”陌生人的中文挺别扭,但动作十分自然地递上了一个看起来就很高档的黑色盒子。

孙翔小声道谢后把小盒子收进了西服内袋里,抬头看到陌生人对着周泽楷眨眼睛,一副“任务完成求奖励”的表情,而后周泽楷笑着轻点了一下他的嘴唇。

他想起了某个晚上被他拒绝的吻。

周泽楷早在退役的时候就在自己的交际圈里出了柜,所以大家看他们这样秀恩爱觉得也没什么,就当普通情侣一样。

“要我说,队长给他男朋友的形容真是绝了,人群当中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怎么形容的?”孙翔一副比较有兴趣的样子。

“他说……”

“你猜。”周泽楷截断了他的话头。

孙翔看他,不经意间看到了那个陌生人的眼睛。

透明干净,澄澈的琥珀色,简直和他一模一样。

他刚想发问,周泽楷又一次先开口了:“他近视,美瞳。”

孙翔点了点头,没弄清心里那股意味莫名的情绪到底是什么。

就这样弄不明白,也挺好的。

6.

“哇,这琥珀真好看,谁送的啊?”

“哦,我以前的战队队长,就长得很帅的那个。”

“长得再帅也没你帅。”

“那当然,你老公可是天下第一帅。”

“你少自恋了。”

-END.

“要我说,队长给他男朋友的形容真是绝了,人群当中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怎么形容的?”孙翔一副比较有兴趣的样子。

“他说……

“长得最像孙翔的那个。”

评论(4)
热度(39)

© 路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