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拆有逆有拉郎,懒癌晚期产量低。
不擅长回复请见谅。
谢绝转载。

周翔,停电能干什么

lo从早上九点停电到现在感觉我要升天了

 @kaka-咖咖夏 这位妹子的点文ww


轮回战队全员正安安静静地在训练室里排排坐[划掉],专心训练。

细小的声音传到每个人耳中时,众人都有些懵,然后对着一片漆黑的屏幕面面相觑。

见此,江波涛只好无奈地宣布:“既然停电了,那么剩下的时间就由大家自由分配吧,不过想去网吧打荣耀的要注意点啊。”

一时间,刚才还面色遗憾的众人都变得嬉皮笑脸起来,纷纷说着“副队放心”三三两两地走出了训练室。

初春的天气还有些凉,坐在训练室里玩了好一会儿手机的孙翔没了空调还有些不适应,收起手机朝手心吹了口暖乎乎的热气,还没搓呢就被人把手给带过去了。

握着他手的人轻声问:“去哪儿?”

孙翔也毫不别扭地任对方帮自己暖手,想了想说:“回去睡觉吧。”

周泽楷没什么异议,毕竟回了宿舍睡不睡觉,这还真不好说。

 

两个人去的是周泽楷的宿舍,孙翔回自己房间拎了个枕头,兜里揣着掌机噌噌噌跑回来,干脆利落地脱了鞋就往周泽楷床上爬。

周泽楷无奈地看他这串自来熟的动作,在桌子边的纸箱里掏了盒酸奶扔给他,说:“没零食了。”

孙翔接过酸奶,嘴里咬着吸管,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掌机含糊不清地说:“我房间里有。”

周泽楷对他房间也是熟得跟自己房间差不多了,轻车熟路地从角落拎出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大袋零食,拿回来扔在床头柜上,自己锁了门脱了鞋爬到床上坐在孙翔身边。

游戏音效被故意开得很大,但是周泽楷还是丝毫不受影响地翻阅着手中的书籍。

孙翔又被boss虐了不知道第几次,干脆关了掌机凑过来看周泽楷到底在看什么。

而周泽楷感受到对方突然而近的气息,把手中的书往旁边移了移,放慢了自己的阅读速度——虽然他知道孙翔肯定没有在认真看。

果不其然,过了十几分钟,孙翔打了个哈欠,捞过床头柜上的零食吃了起来,看着手机里缓存的番剧,时不时伸手去投喂一波周泽楷。

手机电量不足的提示音突兀地响起的时候周泽楷感到肩上一沉,刚转头就被孙翔均匀而温热的吐息糊了一脸。

他感觉到自己笑了笑,替对方关了手机,又转头看起书。

 

孙翔醒来的时候快接近晚饭时间了,第一件事就是擦自己流在周泽楷肩上的哈喇子。

“有电了没?”

“还没。”周泽楷合上书,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后被孙翔用手撑开了眼皮,“?”

“咱们吃什么?”

“随便。”

“嗯那就猪排饭。”孙翔一脸的“你真懂我”的表情。

明明就是你自己想吃而已。

周泽楷没揭穿他,主动交出手机——他手机里有着两个人都觉得好吃的店家的外卖电话。

孙翔订完外卖又拿着他的手机划拉了几下,突然间看到了什么,点开图库里的图片,摔到周泽楷面前:“说!她是谁!?为什么你手机里这么多她的照片?!你是不是出轨了!?”

“我表妹。”周泽楷从善如流地回答,“亲戚拿我手机拍的,没出轨。”

“你这分明就是借口!”孙翔绷着不笑场,使劲眨了几下眼睛眨一滴要掉不掉的眼泪,瞪着微笑的周泽楷,“你这个负心汉!”

“她才三岁,出什么轨。”周泽楷伸手揩去他眼角的水液,忍不住笑出声。

孙翔再也绷不住,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又拿起他的手机,面色一凛:“这个男的是谁!?”

照片里的男生身体还没完全长开,故意留长的头发盖过脖颈,颀长的背影瘦长又挺拔,在明显被人工虚化过的背景中尤为清晰,白T休闲裤也被他穿出了时尚杂志封面的感觉。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才小声地说:“……你。”

“!?!!!????”

“越云,第二次见。”

孙翔对那时的记忆实在是有些模糊,只能威胁周泽楷要是被他抓到出轨的证据就死定了。

周泽楷只能庆幸还好他不记得——那时候他偷拍技术不成熟,被当事人察觉后转身大步走过来质问:“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而现在的当事人碎碎念翻着他的手机,自拍滤镜都不加就设为桌面,十分自信。

然后他伸手去够孙翔的手机,输入自己的生日解锁后也把自己的自拍设为桌面,晃着手机冲孙翔示威。

突然,“咔”的一声,之前不小心被碰到的床头灯亮了起来,厚重的窗帘隔开了外界的光线,孙翔躺在周泽楷的腿上,室内昏黄的灯光一点一点地升起了旖旎的气氛。

 

停电了能干什么?

当然是干啊。

更何况现在已经“来电”了。

-END.


外卖小哥:妈的狗男男

评论(8)
热度(85)

© 路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