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拆有逆有拉郎,懒癌晚期产量低。
不擅长回复请见谅。
谢绝转载。

敦芥,夜半


半夜出任务简直是最糟糕的事了。
中岛敦如是想。
不过当他举起双手挡住呼啸而来的黑兽时,稍稍改了一下这个论断。
半夜出任务还在任务地点碰上对自己怀有强烈杀意的宿敌才是最糟糕的事。
好在芥川龙之介没有多做纠缠,皱着眉问他:“人虎,你来这里干什么?”
“国木田先生叫我来追踪这个……”中岛敦举起手里的追踪器,屏幕上的红点格外醒目。
芥川龙之介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用罗生门把一堆尸体中的一个拖了过来:“是这个?”
追踪器上的红点移到了他们所在的位置,中岛敦看着已经变成尸体的任务目标欲哭无泪。
“我收到的任务是杀死所有今晚出现在这里的人。”芥川龙之介一点都不想对他用敬语,但还是语气略带不耐地解释了一下。
中岛敦消化了这句话的隐含意味,下意识地抬手想要挡下罗生门,却在几秒后听到了一声压抑的笑声。
他抬头看向芥川龙之介,瘦长纤细的手指遮不住微微翘起的嘴角,但他快又恢复到面无表情,伴随着几声掩饰用的咳嗽。仿佛刚才的声音和表情只是中岛敦的幻觉。
“你笑什么?”中岛敦问。他为第一次看到的,芥川的笑容感到很好奇。
“你那样子很可笑。”芥川龙之介回答,“你看我干什么?”
“你笑起来挺好看的,别整天板着脸啊。”说着中岛敦朝他露出了笑容。
芥川龙之介愣了愣,旋即转过头去不再理会他。
几声划破天际的枪响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芥川龙之介拉着中岛敦迅速躲到了集装箱后面。
但对面的人迟迟没有现身,芥川龙之介想这也许是双方的暗号,而糟糕的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恰好这时他收到了森鸥外的信息:“用中岛君的任务目标的枪打四下。”
芥川龙之介无暇疑惑为什么森鸥外会知道他现在和中岛敦在一起,反应迅速地用罗生门完成了指示,埋伏在原地随时等待着。
中岛敦同时也收到了国木田的消息:“配合芥川君消灭对方。小心他们的枪。”
合着这是一个除了我们两个执行人以外所有人都知道的合作任务?
不过中岛敦很快就没有时间吐槽了——敌人出现了。
对方只有十几个人,芥川龙之介“啧”了一声,正准备发动罗生门一举消灭敌人的时候却被中岛敦制止了。
“那些人看到交易对象的尸体也没有很大的反应,说不定早就做好准备了。”中岛敦在芥川龙之介愠怒的神色下急忙解释道。
芥川龙之介冷着脸点了点头,算是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
站在最前方估计是boss的人穿着一身白衣,腰间的红色手枪格外醒目。
“你去消灭后面那些人,我引开前面那个人的注意力。”
中岛敦几乎是下意识就下了指令,还以为芥川龙之介会不满,没想到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换了一个伏击地点。
中岛敦有些惊讶于他的听话,然后看到他捂嘴打了个哈欠。
原来只是困了而已吗……
正当他略略走神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戳了戳他的屁股,中岛敦一低头发现是一条黑到几乎要溶入夜色的蛇。
他顺着“蛇”的身体看到芥川龙之介那边,芥川指了指对方那个身着白衣的人。
那把红色的枪不知什么时候指向了中岛敦。
白衣摸了摸枪身,面朝向仍旧躲在集装箱后面的中岛敦:“那边的小哥,不和我们出来解释一下吗?这可是很重要的交易呢。”
中岛敦发着抖走出来,连连摆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红枪左右摆了摆,被微笑的白衣握住:“我的甜心说你在撒谎哦。”
“我……”中岛敦很害怕地举起双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红枪生气似的朝他脚边开了一枪,中岛敦却一瞬间看到了一个女子露出嗔怒的神情朝他射击的画面。白衣挥手冲后面的手下示意:“开枪。”
“罗生门!丛!”
巨大的交错利刺从地底暴长而出,手下们连保惨叫都没发出就瞪大了眼死在了半空中。
“还有一位小哥吗,这个能力还真是华丽啊。”白衣毫不介意地转身面朝芥川龙之介,把背后留给中岛敦,“你有没有听过一个词叫,华而不实?”
芥川龙之介不理会他的挑衅,罗生门带着浓烈的杀意直奔他面门而去。
红枪一枪射穿了罗生门,银白色的子弹化成了几支红色的利箭朝芥川龙之介射去。
中岛敦迅速虎化冲了过去,夺下白衣腰间的红枪扔给芥川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躲开箭矢的同时用罗生门捆住不断挣扎的枪,冷着眼和白衣对峙。
“甜心别怕,我很快就会救下你的。”
还在挣扎的枪突然就安静了下来,枪口对着白衣,恍惚间像是一个淑女双手交叉放在身前,站姿端庄,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的恋人。
中岛敦揉了揉眼睛,不由得问道:“这把枪到底是什么东西?”
“凯瑟琳可是我最爱的甜心哦。”白衣以极为自豪的语气说,“我把她的灵魂和意识封印在了那把枪里,这样我们就能无时无刻在一起了。那样鲜艳夺目的红色也是她的血染成的,很漂亮吧?”
中岛敦一阵恶寒,看他的眼神不由得多了一点鄙夷。
芥川龙之介不耐烦地把中岛敦推开顺便发动了罗生门:“别废话,速战速决。”
“不不不我投降!”白衣连忙举起手,“只要把我的甜心还给我!”
罗生门丝毫没有犹豫地贯穿了白衣的身体。
红枪疯狂地挣开了束缚,以极近的距离朝芥川龙之介开了一枪,而后渐渐变成了黑色,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中岛敦拼命推开了芥川,子弹却还是穿过了他的手心。
麻痹感逐渐蔓延而上,芥川龙之介摸了摸失去知觉的手臂,确认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后就任由它垂在身侧。
中岛敦急忙抬起他的手:“你没事吧?!”
“……没事。”芥川龙之介觉得他靠这么近不太好,却又没办法把手抽出来,“反正发动罗生门又不需要用手,废了也无所谓。”
“你……”中岛敦被堵得说不出话来,“那大概什么时候能好?”
“不关你的事。”芥川龙之介不太喜欢也不习惯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
“那、那要不你跟我回武装侦探社,让与谢野小姐给你看一下吧。”
他眼里真切诚恳的担忧让芥川龙之介觉得无所适从,沉默了半晌才缓慢地点了点头。
结果回到了侦探社中岛敦又开始忐忑起来。
他该怎么解释为什么芥川会和他一起回来……?
不过很快他就不用纠结了。
前来开门的正好是与谢野晶子,她看到芥川龙之介后从容地掏出了柴刀。
“啊啊啊与谢野小姐冷静!听我解释!”
“你居然把敌人带到我们本部来!”
“都说了听我解释!”
中岛敦下意识地挡在芥川龙之介身前,给与谢野晶子解释了来龙去脉。十分钟后,与谢野简单地给芥川龙之介包扎了掌心的伤口,撸起他的袖子仔细看了看麻痹的手臂有没有异常,然后一脸鄙夷地看着中岛敦:“最普通的医用麻药,最多三个小时就会完全恢复。”
而后让两个人都没想到的是芥川龙之介认认真真地鞠了个躬:“深夜造访十分抱歉,若是没什么大碍的话,在下就先回去了。”
中岛敦鬼使神差地拦下他:“这么晚了不如就在这里休息吧?你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啊。”
芥川龙之介用罗生门抓住中岛敦的手臂把他拎起来扔到墙上以证明自己一个人回去并没有问题,然后扬长而去。
中岛敦揉揉自己的腰,看着他的背影,意外的觉得有点反差……萌?
“意外的有礼貌啊,芥川龙之介这个人。”
中岛敦点头点头。
他又想起那个月光下的笑,还有打哈欠时眼里孩子一样的困倦不满。
这才像个活生生的人嘛。

-END

芥川OS:mmp手动不了不能插进风衣口袋里装逼了,好气啊。

评论(3)
热度(90)

© 路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