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拆有逆有拉郎,懒癌晚期产量低。
不擅长回复请见谅。
谢绝转载。

敦芥,日入

感情线接上篇

敦芥,日出



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吵架了。
不如说是中岛敦单方面冲他抱怨,芥川龙之介懒得回应而陷入了冷战。
原因是芥川龙之介好几次都扔下他一个人去完成双人合作任务。
中岛敦担心他的安危,像个老妈子似的念他。
对此芥川龙之介的态度是:“我有能力一个人完成为什么要和别人一起?”
中岛敦脑子一浑打了他一拳,冲他吼:“既然觉得我弱就别和我组成新双黑啊!解散算了!”
“……随你。”芥川龙之介罕见的没有反击,瞥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然后他们就冷战了半个月。
中岛敦觉得自己之前喜欢芥川龙之介的心情简直像个笑话,还白白浪费了初吻。

黑色的利刃刮过一个又一个人的咽喉,像死神的镰刀般,携着浓烈的杀意席卷这一片土地。
对面大多数都是不值一提的杂兵,真正有异能力也是目标的人却迟迟不肯出现。
芥川龙之介环视一周,发现墙壁上有块不太平整的地方,便伸手按了下去。
“呀,被你发现了啊。”女人抱胸站在墙边笑着看他。
“罗生门!”芥川龙之介不打算多作废话,黑兽化作利剑直截了当地刺穿了女人的腹部。
“!?”
芥川龙之介感到自己的腹部一阵剧痛,低头发觉竟然在流血。
罗生门抽出来的同时,刺痛让女人吐了一大口血,而芥川龙之介也同样因为疼痛踉跄向后退了几步。
“你……”
“很惊讶自己为什么受伤了?”女人扶着墙大声笑起来,“真是单纯得可爱的小男孩,连敌人的底细都没摸清楚就贸然进攻了。”
芥川龙之介因为她的称呼而沉下脸握紧了拳,罗生门在身后蠢蠢欲动。
“我的异能啊,是反弹受到的伤害噢。”女人找了把椅子坐下,笑眯眯地对他说,“杀了我的话,你也会死的吧。”
事已至此,芥川龙之介知道为什么当初派下任务时需要他和中岛敦一起完成了。
白虎的自愈能力强到可以无视回弹的伤害。但芥川龙之介要证明没有那个人虎他一样能出色地完成任务。
强烈不间断的攻击再次落在女人的身上,芥川龙之介面不改色地啐掉一口血,准备下一击将笑得令人生厌的女人撕得粉碎。
“芥川!!”
在狱门鄂即将闭合的一瞬间,不合时宜出现的清脆呼喊让他分了神。
芥川龙之介看见中岛敦的那一刻不知为何安了心。他看到飞奔而来的白色身影,他好像被人抱起来了,跑的太快晃得他难受极了。
中岛敦这次接到任务通知时本打算继续放着不管让芥川自己解决的,但在收到了关于敌人的异能的情报后就扯着超级不情愿的太宰治火急火燎地赶往任务地点。
果然变成了他意料之中也最不期待最糟糕的局面。
中岛敦早就料到芥川龙之介这个疯子一定会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拼命攻击,要不是他反应得及时,看到的也许只有一地的碎块了。
他低头看了看怀里浑身是血的芥川龙之介——现在和尸体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芥川龙之介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般,语气虚弱地反驳:“我没那么弱,不用你担心。”
“你都这样了就闭嘴吧。”中岛敦没好气道。
芥川龙之介乖乖闭了嘴——实际上是因为太累了,他现在连呼吸都觉得过于费力。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芥川龙之介用仅存的力气扯了扯中岛敦的背带:“喂,人虎。”
“先别说话,侦探社到了,我去找与谢野小姐!”
中岛敦把他安置在病床上,没来得及管身上乱七八糟的血污去找来了与谢野晶子,请求她治好芥川龙之介。
医生小姐皱着眉发动了能力,在中岛敦感激不尽的话语和目光中嘱咐他把沾满血的床单洗干净便出了门。
中岛敦松了口气,搬了把椅子坐在旁边仰头看天花板发呆。
“……人虎。”
正在打盹的中岛敦猛地惊醒:“!?”
芥川龙之介黑白分明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要喝水吗?”中岛敦把他扶坐起来,稍微有点紧张地搓了搓手。
芥川龙之介点点头,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小口地抿。
“对了,你之前有什么要和我说?”
芥川龙之介动作一顿,好一会儿才慢慢道:“我并没有觉得你很弱。相反,太宰先生认可的人一定很强。我一个人完成任务不过是出于习惯。”
像是无法理解他这段话的意思一般,中岛敦瞪大了眼努力运转自己的脑子,而后艰涩地眨眨眼:“这么说新双黑没有解散?”
“随你。”芥川龙之介不太懂为什么他会想到这方面上。
“我之前说的都是气话!不算数!”
芥川龙之介垂着眼喝水,不置可否。
“芥川,我现在还有一个问题。”
“说。”
“我能亲你吗?”
芥川龙之介愣了一瞬,神色怪异地看着中岛敦。料是他感情上再迟钝也明白这种过分亲昵的举动意味着什么,而他是无论如何不会相信自己的猜测的。
直到被对方亲自证实。
中岛敦见他迟迟没有回应,干脆壮着胆子伸手遮住了芥川龙之介微微睁大的眼睛,倾身吻了上去。
一开始还只是温柔而又黏腻的唇瓣摩擦,在芥川龙之介终于反应过来想要出声制止的时候中岛敦趁虚而入,按住了他想要抬起来的手,生疏笨拙地舔舐柔软温热的口腔内部,唇舌交互的水渍声听得他自己都面红耳赤。
“芥川。”不太想得通也不想去思考自己为什么有这个胆子强吻芥川的中岛敦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有一种莫名地满足感。
完全清醒的芥川龙之介一个膝击撞在中岛敦的小腹上,再补一脚踢开他,双手攥紧了被子,声线清冷地警告他:“不要以为你救了我一次我就不会杀了你。”
他和中岛敦不一样,他没有直面那些突如其来的感情的勇气,而是选择将它们藏起来,或者团成一团扔给罗生门嚼巴嚼巴吞了。
中岛敦神色扭曲地捂着肚子连连称是,挂着笑问他:“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回去了。”芥川龙之介翻身下床,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病号服,又转过去盯着中岛敦。
“你的衣服碎得不成样子了,只能找这个给你了。”中岛敦解释道,“我买了无花果,要吃一点吗?”
芥川龙之介点点头,又坐回床边:“反正等樋口送衣服过来也要时间。”
中岛敦假装没理解这欲盖弥彰的解释,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果盘递给他。
芥川真是太可爱了。之前谁说的我喜欢他只是个笑话来着?

-END.

芥川OS:我更想知道的是你们谁给我换的衣服。

评论
热度(31)

© 路生 | Powered by LOFTER